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团体 > 正文
一张发黄的电汇单,一段难忘的民建情
作者:yczx 发布日期:2018-01-07信息来源: 字号:[小] [中] [大]

  在家休息时总会翻出我的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证,在这本小小的会员证里夹着一张电汇收据单,这张发黄的电汇收据单已经保存了20年。这不是一张普通的电汇单,它是民建会员互相信任、互相帮助的见证。是这张小小的电汇收据单激励着我时时刻刻牢记自己是一名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让我时时刻刻必须严格按一个民建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

  这张发黄的电汇收据单背后有一个让我终身难忘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1998年元月,距今刚好二十年。当时我在湖北当阳中外合资湖北大鸟卷烟材料企业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公司主要生产香烟过滤嘴棒,产品销售到湖北、四川的一些卷烟厂。1998年元月3日我们用货车送香烟过滤嘴到重庆黔江的石柱卷烟厂,然后带货返回当阳。1998年元月5日那天上午,北风呼啸,风雪交加、天气相当恶劣。我们的货车行驶到湖北恩施州利川县的石板岭路段时,由于是长下坡路,路面上已积满了厚厚的冰雪,我们的货车没有带防滑链,下坡时无法控制,直接撞上了前方的车辆,导致我们的货车前挡风玻璃破损,车头变形,当地交警处理后让我们把车开到恩施州去修理。

  一路刺骨的寒风夹着雪花吹打在我们的脸上,就像针尖扎在脸上扎进眼里一样十分难受!这时车上的CD里反复播放着《流浪歌》,“——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当时的我们远在他乡,举目无亲,倍感凄凉,我堂堂男子汉,泪水也伴着雪水涌落而出。走啊走,走啊走,我们终于到达恩施州汽修厂,经过工人师傅的日夜抢修,车终于修好了,我们可以回家了。欣喜之余,摆在面前的棘手问题来了:我们带的钱修车、吃住已经用完了,还要两天才能回家,怎么办呢?无钱难住了英雄汉。

  九十年代从恩施到当阳还没有高速,此段318国道山路崎岖险峻,至少要走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通讯也没有现在方便,手机还是奢侈品,没有普及。我们一行三人,我望你,你望我,一筹莫展,凄凉地蹲在地上,任凭雪雨打在脸上,寒风刺进心里,我们已经麻木了,绝望的心恨不得跳崖算了!过了好久,我的心忽然激灵了一下,大家是跟我出来的,我不能带大家等死啊!必须想办法带大家安全回家啊!我又不甘心的开始重新再翻看衣服口袋,还是只找到仅仅剩余的几个块票!但我的眼光突然在我随身携带的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证上定格了!也许这就是我的救命稻草吧!我于1993年加入了中国民主建国会,当时我是民建当阳支部的副主任。我突然想到了我们的民建组织,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拦下一辆人力三轮麻木车,问他知不知道恩施民建在哪里?他说不清楚,但知道恩施政协所在地。我说也行,于是我们谈好了往返三元的价格,然后要他带我到恩施州政协。刚进政协大院就看见了一块醒目的门牌:中国民主建国会湖北省恩施州委员会。

  走进民建恩施州委员会办公室,接待我们的是一位30多岁的小伙子。他认真地查看了我的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证,询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并问我1987年民建当阳支部派到民建湖北省委学习的同志叫什么名字,我答道是黎方权同志。当他确定了我的身份后,非常开心地与我热情握手,说道:“欢迎你们!我们是一家人,你们可能又冷又饿了吧,走!我请你们吃饭去。”他把我们安排到一家附近的餐馆吃了一顿热腾腾的午餐。走的时候问需要借多少钱?我忐忑的说,“借一千吧!”他关切的问道:“一千元够不够?”我十分感激的说:“够了,够了!”他把一千元交到我手上时,说了一句让我一辈子难忘的话,他说:“我们民建是一家,民建会员遇上了困难,我们民建组织一定会大力帮助的”。他的名字叫杨林,当时是恩施民建的专职干部,现在在民建湖北省委员会工作。

  回当阳的当天我就通过电汇的方式把一千元钱邮给了杨林,并保存了这张电汇收据单。每当我看到这张发黄的电汇收据单,就让我想起了那个风雪交加的日子,想起了“流浪歌”,这首歌也成为了我至今唯一会在KTV唱的歌曲,每当唱这首歌的时侯,我就想到了中国民主建国会,想到了远在武汉的杨林。

  这张我珍藏了二十年的电汇收据单,这段难忘的民建深厚情谊,时刻提醒着我,让我永远牢记自己是一名民建会员。去年底,民建当阳市基层委员会换届,我荣幸地当选为第三支部主委,我一定会不忘初心、不辱使命,做好自己的工作,团结会内同志,把支部活动开展得丰富多彩、有声有色,使民建工作再上一个新台阶。(通讯员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