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委员 > 政协文艺 > 正文
朱世慧:传统文艺的春天来了
作者:yczx 发布日期:2018-01-03信息来源: 字号:[小] [中] [大]

  喜欢京剧的人一定对经典名剧《徐九经升官记》中徐九经惟妙惟肖的丑角神态印象深刻,这个人物的饰演者是全国政协委员朱世慧。作为全国著名的京剧丑角、京剧界的“腕儿”,朱世慧已经做了11年的湖北京剧院的院长,9次参加中央一套的春节联欢晚会,央视春节戏曲晚会更是自举办以来年年都要参加,京剧已经成为朱世慧生命的一部分。长期以来,他对戏曲艺术的发展倾心尽力。作为3届全国政协委员,朱世慧说,人民政协给了他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在全国政协这个平台上,他一直积极为戏曲艺术,为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建言献策。当前,国家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作为传统文艺大家,他对文化的发展更是充满了信心。

  本刊:年初,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传统文化的发展处在一个新的历史节点,您认为当前传统文艺形式、戏曲院团的发展前景怎样?

  朱世慧:在党中央的大力支持和关怀下,这两年文艺形势,特别是传统文艺形势势头很好。

  国家支持力度提高了、演出市场拓宽了、宣传力度加大了,给传统艺术注入了很强的力量,让传统艺术工作者,特别像我这样的京剧艺术工作者充满了希望。以前,过度市场化,传统艺术形式被边缘化,给我们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消极影响,我非常着急。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我们非常振奋。2015年,国务院又印发了《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的文件,这些政策都非常具体。2016年11月,第十次全国文代会召开,我又一次聆听了总书记的讲话,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给广大文艺工作者,特别是京剧艺术工作者指明了方向,我真切觉得文艺的春天来了。各级政府对包括戏曲在内的民族优秀文化加大了扶持力度,我希望在此基础上,国家对戏曲扶持政策应由“输血”向“造血”转变。只有启动、增进戏曲院团的“造血”功能,才能培育和提升院团内生的自主发展能力。另外,自有剧场是戏曲院团改革发展的“定心丸”和“安全阀”,不仅使院团摆脱了“给剧场打工”的宿命,也降低了演出生产成本,使院团可以依据剧场进行市场定位,还能促使院团制定常年规划、固化演出排期、专注事业继承,有助于戏曲院团形成良好的演出秩序,促进院团“抓保留剧目、抓流派继承、抓演员培养”,从而有助于传统文化的传承。

  本刊:戏曲文化的传承离不开人才,您对人才培养有怎样的建议?

  朱世慧:一个剧团发不发达,人才是关键。不同于其他舞台艺术,中国传统戏曲人才的培养方式极具特色。京剧是个讲究的艺术,无论是唱念做打武,手眼身法步,都很讲究。因此,京剧艺术和其他课堂教学不一样,必须一对一。我当了11年院长,京剧界认为我培养了一批人才,各行当都有。10年时间,我们请了190位顶级艺术家,包括叶少兰、孙毓敏等一对一地、手把手地、一招一式地教。目前,我们剧院有18个流派,都是请顶级的艺术家培养出来的。京剧这个行当要求我们台上不是一个演员,一花独放是不行的。腕儿或者角儿毕竟是少数。按照京剧的老话必须是四梁四柱,有生旦净丑,还得有好的二路配角演员、好的武戏演员。最近,我参加了两个工程:一个是“名人名剧工程”,通过名人来传承名剧,比如《徐九经升官记》,由文化部专门拨款搞培训班,师傅带徒弟;另外一个就是“京剧文丑人才培养工程”,我是全国的7位导师之一,专门培养丑角中的文丑,对人才的培养非常细致,我认为这些都是很好的人才培养方式。

  要出人才,还必须有平台。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简称“青京赛”)就是弘扬民族艺术、发掘和推出京剧人才的重要平台。我们称之为京剧界的“奥运会”,输送了众多优秀人才,历届获奖选手许多现在都是京剧舞台的领军人物,但由于各种原因比赛停办了,我感觉非常遗憾。过去赛事过多,确实需要管理,但是像这种大的赛事,应该坚持下去,要为出人才提供一个平台。此外,还要完善戏曲优秀人才培养、人才进出机制。要按照国办文件提出的“健全学校教育与戏曲艺术表演团体传习相结合的人才培养体系”的总目标以及“建立院校教师与院团骨干双向交流机制”的要求,支持有条件的地方通过定向委托培养等方式或实施“校、团联合办学”“团、校一体化”或“团、校联合培养师资”,鼓励已划转为研究类或传承保护类机构专业人员参与学校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实践教学,为戏曲基础教育培养更多合格师资,发挥“双师传授”的优势创造条件。同时,要畅通人才出口,完善演员转调机制,着力解决戏曲院团人才梯队结构问题,现在的剧院是人进得来出不去。比如武戏演员,翻到30岁就是底线了,虽然还能翻,但跟头已经不漂亮了。对于他们应该有一种机制,引导到群众文化服务这块。目前,作为院长我只能是把他们转舞美、灯光,但现在已然是饱和了。

  本刊:出人才和出精品是联系在一起的,在出精品方面,您有什么经验?

  朱世慧:我们一直强调“出人才,出精品”,京剧是角的艺术,如果没有名角,就吸引不了观众,流派是在角的基础上形成的,而角儿也要靠作品来支撑。戏曲要多演,不演就越来越生疏。我们现在上演的京剧曲目是300来出,创作的戏在全国影响很大的也很多,比如《徐九经升官记》《法门众生相》等,其中《徐九经升官记》演了700多场,至今不衰,可以说演遍了全中国,还走向了世界。好的作品必须经过精心细致地打磨。我深知打磨一曲戏的艰辛,剧院打造一部戏曲,由创作剧本开始,首先要请好编剧,要经历无数次的修改,剧本打磨好之后要成立主创班子,一次次地排练。我当院长后排演了《建安轶事》,讲蔡文姬个人坎坷的故事。我听到这个故事后,感觉非常精彩,专门邀请上海著名的编剧罗怀臻创作剧本,我们先后打磨了半年的时间,剧本出来后,又组织我们团最好的班底进行排演,一遍又一遍认真打磨,最终这个戏在2011年第六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得了金奖第一名。另外,要挖掘整理优秀传统剧目。我们团有很多冷门戏是由传统戏改编而来。比如《楚汉春秋》,就是把周信芳大师演的《萧何月下追韩信》和梅兰芳大师演的《霸王别姬》糅在一起,反响特别好。在中央电视台直播的节目中,《楚汉春秋》是观众点击率最高的。有了人才才能推出好剧目,有了好剧目才能推出好人才,相辅相成。要出精品就要鼓励院团创作,中国京剧艺术节起到了很好的引领作用。为了备战京剧节,各大院团,尤其是地方院团,日日夜夜在寻找有价值、有追求的剧本,然后投入艰苦的排练,京剧节的奖项能充分肯定真正优秀的剧本,这样能鼓励大家的创作热情,让院团有继续创作的信心和决心。因此,我也建议文化部举办的全国京剧节应该坚持评奖,而不应取消。

  本刊:对传统文化传承发展,中央提出“要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您认为如何落实中央的要求?

  朱世慧:我很支持这种说法。实际上,京剧就是这么做的。一部京剧史就是京剧发展史、创新史。谭鑫培先生的贡献就是把老生规范化,他是在前辈的基础上发展,接着像余叔岩的余派,言菊朋的言派,周信芳的麒派,高庆奎的高派,他们原来都是学谭派的。学了以后,又根据自身的条件,周信芳形成麒派,杨宝森根据自己的情况形成杨派。像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尚小云,都是王瑶卿老师的弟子,他们学了以后成了4大流派。京剧既开放又保守,但不能当文物,必须要发展。虽然,创新一开始可能不被人认可,但要不断尝试。言菊朋根据自己嗓子探索出一条新的唱腔刚开始的时候也被认为是怪腔怪调,他真正火起来是去世以后。当然,创新可以,但不能改姓,京剧一定得姓“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