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委员 > 政协文艺 > 正文
何水法:爱与奉献,让艺术更有价值
作者:浙江省委统战部 发布日期:2017-02-03 信息来源:中国政协 字号:[小] [中] [大]
  
何水法在全国两会上接受小记者采访
 
  文◎徐忠友
 
  一个画家之所以杰出,至少有两方面的沉淀:一是人品,二是画品。
 
  为人坦荡落拓、不拘一格,是艺术家修养与境界的聚集。除此之外,还必须具备精湛的画技和充分的想象力与智慧,三者缺一不可。何水法在他的领域里,能承受这两大主题的分量,绝非轻松之事,而是努力修炼的结果。他常说,学画之前,一定要先把人做好。唯有爱与奉献,让艺术更有价值。
 
  为《富春山居图》合璧而建言
 
  作为文化艺术界的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政协常委,多年来何水法积极为促进我国文化艺术方面的繁荣发展建言献策。有关推动元代大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在台北合璧展出的提案,就是他最早带头提出的,这其中有很多故事。
 
  在何水法年轻的时候,他跟随陆抑非先生学习绘画。有一天,陆抑非边绘画边告诉他,《富春山居图》是元代大画家黄公望年近八旬时花了近7年时间、为至交无用禅师创作的,此画长期被中国美术界、收藏界誉为“中国第一神品”,自明代成化年间起先后被书画家沈周、董其昌收藏,明末又辗转流传到江苏宜兴大收藏家吴之矩及儿子吴洪裕手中。吴洪裕酷爱此画,视如己出,甚至去世前想烧这幅《富春山居图》为自己殉葬。吴洪 裕的侄子吴静庵虽然从火中抢出了《富春山居图》,可惜长卷已有五尺被烧毁,余下部分又被烧成两段。前段长51.4厘米,恰好有一山一水一丘一壑之景,被命名为《剩山图》。后段长636.9厘米,经当时大古董商吴其贞精心修复装裱,将董其昌的题跋从画尾移至画首,跋中写明此画系黄公望为好友无用禅师所作,因此后段被称作《无用师卷》,仍归吴静庵收藏,后传到过皇宫,又历经张范我、季国是、高士奇、王鸿绪诸人之手收藏,最终被大收藏家安岐买到。民国时期,《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被清代著名收藏家吴大澄的孙子吴湖帆以家中祖传的商周青铜鼎商,从上海汲古斋老板曹友卿处换得。只是在1948年底,蒋介石派人将北京故宫博物院搬到南京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等一大批珍贵名画运往台湾,另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从此两段画作从此天各一方。
 
  这是何水法第一次获悉《富春山居图》的曲折经历,觉得很惊奇。
 
  《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后来被送到浙江博物馆,则与何水法的另一位恩师沙孟海有关。建国后不久,当时在浙江博物馆供职且担任浙江省文管会常委兼文物调查组长的沙孟海先生得知《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由吴湖帆个人收藏后,心情极不平静。他想,这件国宝在民间流传几百年,因受条件限制,保存不易,只有国家收藏,才是万全之策,于是他便向上级反映了这一情况。1956年,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郦承铨便派沙孟海前往上海吴湖帆处征集《剩山图》。沙孟海数次与吴湖帆商洽,并晓以大义。吴湖帆得此名画,本无意转让,但沙孟海并不灰心,仍不断往来于沪杭之间,又请出钱镜塘、谢稚柳等名家从中周旋。吴湖帆被沙孟海的至诚之心感动,终于同意忍痛割爱。1956年,经当时的浙江省省长沙文汉特批,向吴湖帆支付了5000元钱,《剩山图》终于被征入浙江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
 
  何水法的恩师陆抑非是吴湖帆“梅景书屋”的传人,论辈分,吴湖帆正是他的师公。对这幅山水巨制的崇敬以及突然获悉的自己与这幅传世名作的联系,青年时代的何水法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让两段画作合璧的念头悄然而生。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何水法曾三次专程赶往台北故宫博物院瞻仰《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每次都是乘兴而去,抱憾而返。尽管“三顾茅庐”,却都没有见到《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但何水法对黄公望和《富春山居图》的关注却是更深了。
 
  2010年,适值《富春山居图》问世660周年,何水法觉得让两段画作“团圆”的时机到了。
 
  这年3月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上,当他把自己起草的《关于〈富春山居图〉合璧故里展出的提案》分送给参加全国政协的文艺界别委员后,郑欣淼、冯远、韩美林、冯骥才、梅葆玖、巩汉林等委员当即附议。随后,他正式向全国政协提交了建议《富春山居图》合璧展览的提案。
 
  这年全国两会闭幕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按惯例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温总理在回答台湾地区记者关于两岸关系的提问时,有意讲了关于《富春山居图》的话题:在元朝有一位画家叫黄公望,他画了一幅著名的《富春山居图》,79岁才开始创作的,完成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几百年来,这幅画辗转流传,现在一半放在杭州博物馆,一半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希望两半幅画能合成一整幅画。画是如此,人何以堪……
 
  经过相关人员多次往来协商,《富春山居图》合璧展筹备事宜于2011年初正式启动了。2011年6月1日上午,世人关注的“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晶华宫”隆重揭幕,浙江博物馆镇馆之宝《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与珍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情牵海峡两岸的旷世名作《富春山居图》由此实现了跨越几百年风雨的合璧展出,这是此两段作品分隔海峡两岸60余年以来的首次重逢,何水法心中几十年的夙愿终于实现了。
 
  乐于用艺术作品助人
 
  何水法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是众所周知的。
 
  2008年5月12日,当四川省汶川特大地震发生时,何水法正在画室创作。正落笔间房子一晃,他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此刻他想起正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接受抢救的老父亲,便急匆匆地赶往医院。跑到医院后他听到汶川刚刚发生大地震的消息,他眼望着病床上的老父亲便陷入两难境地:一边是弥留之际的老父需要自己尽孝,一边是亟待救援的灾民。自古忠孝难两全,他在安顿好老父亲后于第二天凌晨赶回画室,一气呵成,一幅《国香》图就此而成。《国香》通过浙江省媒体义卖筹得的赈灾款,他全数交给了浙江省慈善总会。
 
  也就在同一天,何水法的老父不幸与世长辞了。接下来的几天,他强忍住失去亲人的巨大悲痛,又陆续创作了国画《香远》《紫气东来》和书法作品《大爱无限》,完成后立刻送去爱心义拍,同时还把一直舍不得出手的旧作《春满人间》送去义卖,将筹得的赈灾款在第一时间送往地震灾区。
 
  在捐款后,何水法动情地说:“危急关头,我们每个中国人都要亲如一家,一定要团结,我们除了哀悼,更要振作起来,能多出一份力量就多出一份。父亲去世让我很痛苦,我深深理解灾区那些失去了父母、孩子和家园的灾民的痛苦,他们现在很困难。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站出来,支持赈济灾民和灾区重建。”在他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画家积极参与到义卖活动中。
 
  从艺几十年来,何水法的义举从未间断。第一次大规模捐赠是在1990年,当时何水法为山东菏泽博物馆捐赠了30张牡丹作品;1995年,何水法为全国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捐赠了20幅画作;2004年印度洋海啸发生后,何水法是浙江第一个发起捐助活动的画家,当时他与学生一共捐出了几十张作品,义卖后全额捐赠……
 
  在担任浙江省知识界联谊会副会长后,他更是积极参与捐画捐资助学、助残、助孤和环境保护、文化建设等各种慈善活动。
 
  何水法做好事不喜留名,还尽量回避媒体的宣传报道。他曾为母校患有白血病的年轻学子筹得一大半的医药费,在媒体多次催促下他才同意报道。最近几年,何水法正筹划在母校中国美术学院设立一个永久性的奖学金,鼓励那些成绩优异的寒门学子。
 
  何水法画的牡丹堪称一绝,他勤于保护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乐于用艺术助人的精神,就像歌唱家蒋大伟在《牡丹之歌》里唱的那样:把美丽带给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