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委员 > 委员随笔 > 正文
张西南:把时光留住
作者:张西南 发布日期:2018-10-15 信息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小] [中] [大]

  在做政协委员的几年中,我对3种委员的感受、感触最深。首先是小组召集人,主持几十位委员讨论,他既要智慧还要得法,此时他是会场注目的中心。再就是名人,无论大会、小会,凡有他们出现,身后必跟着一串“长枪短炮”,此时他们就是媒体聚焦的中心。还有就是腹有诗书却又不显山露水的资深学人,见多识广,老成持重,在会下身边总围着一堆人,此时他们是人格魅力的中心。

  社科界的张蕴岭委员就属于后面这类人的代表。

  记得在“第一次见面会”上,各位委员要先作一个自我介绍。轮到他时,他略带一点自嘲的口吻说道:本人年近古稀,这是我第三届政协委员,也将是最后一届,我要向在座的各位学习,竭尽所能,建言献策,争取为自己的政协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会后我了解到,张老是中国社科院的学部委员、国际学部主任,不仅是国内研究区域经济尤其是亚太经济的权威,而且对国际政治、地区安全也颇有见树。

  开会时按姓氏笔画排座次,我与张老挨得近。5年过来,他的每一次发言我都听得真切,而且记忆深刻。因为张老的发言从不作空泛表态,也不故作高深,更没有套话式的溢美之词,还拒绝怨天尤人和满腹牢骚。十二届一次会议上,张老批评有关部门对外部环境带来的冲击和挑战估计不足,希望加大改进适应外部环境变化的对策力度;二次会议,他建议当前形势下要拓宽对外交往渠道,注意发挥专家学者特有的优势,以便及时向决策层反映情况;三次会议,他认为对与“一带一路”相关的课题要加强研究;四次会议,他强调水无常形、兵无常势,中国应着力推动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建设和经济风险预警机制;五次会议,张老支持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走出去”,让中国的学术融入世界,让世界认识中国,扩大朋友圈,增强凝聚力。五年过去,世界经济形势复杂纷乱,很多现象被张老言中,其对策分析也符合世情国情的实际,我不得不佩服这位智者的远见卓识。

  张老至今还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地区安全中心的研究工作。2015年全国两会过后,张老邀我到他那儿参加一个关于南海形势分析和对策研讨的学术活动。利用中午短暂的休息时间,他带我到庭院散步,指着那些高大粗壮的杨树、柳树和四周老旧的青砖建筑,娓娓道来:这个地方可不简单,明朝时是田畹府邸,清代又成了恭亲王府,袁世凯称帝前这里还做过一段时间总统府,后来又是段祺瑞的执政府,日伪统治时期又成了小鬼子的华北司令部。说到这儿,张老告诉我,在此办公,犹如天天读史,常感忧患。他说这番话时语调平缓,却让我想起讨论会上学者们的唇枪舌剑。当夕阳给这些沧桑老楼抹上一层金色,整个院落似乎也露出了几分当年的雍容华贵。望着光映下满头银发的张老,又为我上了难忘一课,是礼遇更是情谊,我不知如何答谢,只好向他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张老一辈子读书做学问,却不是那种掉书袋的古板之人,性格开朗活泼,话语不乏幽默,有时会在手机上发个搞怪的表情或趣味图片,表现得又像个孩子。相处一段时间,就能感受到他深厚的学养和不泯的童心。一次小组讨论中间休息,张老回到他的房间端来一个大玻璃茶壶,所盛的茶汤色不甚浓,却红而透明有光泽。他指着茶壶给大家介绍说:“这是我中午泡的一壶上好的普洱茶,现在是刚冲的第四道水,俗话说一道水、二道茶、三道四道是精华,愿喝者说话,老张给你们上茶了。”顿时会议室里一片欢声笑语。我端起这红亮的茶汤细细品味,一股淡淡的清香也随之融入心里。到了就餐的时候,凡有张老在的那一桌,常是座无虚席又最热闹。饭后散步,则是饭前就约好了的,一群人簇拥着他,把一串串笑声留在弯弯的小路上。那年住华北宾馆,我和张老,还有也是社科院的陈众议、赵梅和清华的汪晖去八大处爬山。虽是初春,也不时有寒风袭来,走到二处灵光寺北院的塔前,大家在一幅高悬的对联前驻足欣赏:“法身常驻长耀灵光辉万古,舍利应真永留圣迹福群生。”我们下山时,天色暗下来了,张老仍兴致不减,又说起他的老本行。哲学社会科学是形而上,但促进繁荣就不能只是务虚,也不能急功近利。月亮慢慢地从西山升起,皎洁的月光让我们每个人的心情都明朗起来。那山、那塔,还有那个月夜下高谈阔论的一群人都深深印在了我的心上。

  最后一次会议结束,也是我和张老要说再见的时候了。我去他的房间话别,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本画册送我,并指着封面上他手书的5个大字“把时光留住”介绍说:“我没专门学过摄影,这本画册不是要展示我的摄影技术,而是想表达我用镜头记下的那些零零散散的感知和感悟,是给我自己70岁的礼物,也送给你做个纪念吧!”

  好一个“把时光留住”!看似直白却有些梦幻,明知不能却又要有意为之……现在又打开这本画册,看见那些瞬间奇景,每一幅都意在展现不同的人生故事、情趣与意蕴,如同张老在和我谈天说地,我与他在政协经历的那些人、事、物、景又一一浮现。我突然有了一种新的感触:人的记忆留痕和心灵的体会,不就是把时光留住了吗?!(作者系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原第二炮兵政治部副主任 张西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