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委员 > 委员随笔 > 正文
王树理:重阳菊花开
作者:王树理 发布日期:2018-10-15 信息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小] [中] [大]

  秋天真是个多彩的季节。绿了大半年的世界,渐渐地就开始变色。庄稼黄了,高天蓝了,云彩白了;银杏黄了,梧叶落了,河水也安静了;秋草黄了,荷叶枯了,柳条依旧婀娜;枫叶红了,菊花开了,多彩的世界像是被某种神秘的鲜活给罩了外套,让深秋露出华贵与从容。在这样一个充满着诗的意境和画的氛围的季节里,重阳节来了。

  古代的“阳”字,左边是一个参差不齐的挂耳,是由“阜”字演变而来;右边是一个易,是日字的本体字。甲骨文的写法更传神,上边是日,下边是土,合起来表示阳光照耀大地。在哲学中,阳是与阴相对立的一个概念,如,山之南、河之北曰阳;八卦图中的图案被称作负阴抱阳;建筑物朝着太阳的一面是阳,相背的一面是阴……凡此种种,都说明“阳”是向上的,温暖的,是充满着生命活力的。

  《易经》中把“九”定为阳数,九月九日,两九相重,故曰“重阳”。而在重阳时节盛开的菊花,也有着傲然不屈、生命长久、健康长寿的寓意。

  初心坦荡,脚踏实地,不急不躁,一步一个脚印地成长,可算得上是菊花最明显的生命特征了。生长,就是为了开花,就是美化人们的生活,目标既定,那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是可嘉的。春天来了,菊花与其他生命同时发芽。但是,你开花,我不眼红,还是默默地扎自己的根,长自己的叶;你结果了,宜人的香甜引来多少赞不绝口的溢美,我还是不眼红,依旧是储备自己的能量,固自己的根本。终于,秋分之后,寒露来了,霜降来了。一场充盈着杀气的严霜,不知夺走了多少生命的婀娜多姿,可旺长了大半年的秋菊却对严霜的霸道早有准备,飒飒寒风中,它昂起高高的头,用陈力以出的庄重举起了傲然挺立的五颜六色。

  南宋的郑思肖像是读懂了菊花的品格,于是写下了这样的诗句:“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在南宋王朝被北方的金人追击节节败退的时刻,郑思肖体现了他宁死不屈的风骨:自从疆土丢失,他画兰花时从来不画土,暗含着土失香不改的寓意。这样的性格,折射到对菊花的爱怜上,自然是卓尔不群,掷地有声。所以,自古以来,借菊花抒发爱国情怀的,实在是不乏其人。

  用菊花的坚贞不屈,象征老年人的晚节高雅,也是中国人的古老传统。其用意是不言而喻的。操劳了大半辈子的人,静下来的时候,于地净场光的时节,漫步田间,登临山峰,赏菊怀古,岂不是一件快事?于是,古人便有了过重阳节的习俗。今天,我们的国家在取得了经济和社会发展巨大进步的时刻,把重阳节定为“老年节”,实在是得民心,顺民意。这不仅是老年人的节日,也是全体人民的节日。我想,这除了给人民一种富裕之后的获得感,更是提升人们借重阳赏菊或者遍插茱萸的机会,增强身为中国人的自豪感、荣耀感,是爱国主义教育的一种极好形式。感慨最多的当然是老年人,在被人尊重的氛围里欢度重阳,其感恩与增进健康的想法,肯定像这姹紫嫣红的秋菊:“冲天香阵透长安”,再鼓余勇再登攀!(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 王树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