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委员 > 委员随笔 > 正文
程杨松:让春风一路荡漾
作者:程杨松 发布日期:2018-09-20 信息来源:中国政协 字号:[小] [中] [大]

  是邻家院里那朵荷花的簇动,还是屋后篱下那串竹枝的摇曳,亦或是一些未知的什么,让我不经意间就感觉到了那缕荡漾的春风——她有情有信、相约而来,却无声无息、不事张扬;她无声无息、不事张扬,却润物无声,浸漫心田。

   春风轻轻把耳朵唤醒,将门前的溪流解冻,将屋檐的燕子唤回,那“淙淙淙淙”的琴音和“啾唧啾唧”的鸟鸣,是春天最抒情的季节吟奏;春风慢慢把眼睛点亮,将屋后的桃花、梨花、李花、油菜花恣肆绽放,赋予大地春天的馥郁色彩,还有那山岭长出的一团团、一簇簇的新绿,那贴地生长的绿色云朵;春风渐渐把梦想激活,是河流和道路去向了远方,父母去向了田野,孩子去向了学堂,还有那个心仪的女孩投向了无边的春光里,她转身回眸的笑靥比梵高的《向日葵》还温暖;春风缓缓把心灵濡湿,却又是因为什么?倒是无迹可以追寻、无法言语表达了。

   “牵着手走进了硝烟,来不及看够你笑脸;哪怕离别就在这一天,也要让更多人幸福的相见,跟着走无论是多远;故乡路,你心有良田,胜过世间荣耀与光环,只要有更多人幸福的相见……光荣岁月里,不变的赤子心,种在泥土等待盛开的记忆;你的皱纹已和山川连在一起,本色成为你感动中国的传奇……”前些天吧,无意间在电视里又听到了那首老歌——《老阿姨》。歌词本就质朴感人,很有些春阳暖意;歌声更是极尽婉转,是那种被压抑过后哽咽式的男中音。最打动人心的,是画面里闪现出的龚全珍的镜头:这位90多岁的老阿姨有着染雪的发、善良的眼、刀刻的眉、沧桑的脸、朴素的衣和佝偻的背,还有那颗火热滚烫的心。画面里当然还有孩子们的镜头,一个个青葱的身影、一双双清澈的眼睛、一个个生动的梦想,就那样直扑扑地在眼前闪现着、在脑海里构建着。说实话,对龚全珍老阿姨我并不陌生,她的事迹也早有所知,但她像远处的一座山峰,我一直是远距离仰视着她,高不可攀、遥不可及。可当我听到《老阿姨》的那一刻,歌声里,那些朴素的歌词,那些剪辑的画面,却顿时让我鼻酸眼热、感动不已——我分明听到了这春风荡漾的动人旋律,也瞬间读懂了这位老党员的心声。

   铅山的微友发给我一条信息,说他们那有个“怪老头”,年过八旬,近20年来就干两件事:种树,守山。20年来,这个叫陈金义的老人,硬生生的将铅山县汪二镇老鼠山成千上万亩的空山变成了郁郁葱葱的山林。更让人费解的是,在这个满世界逐利的年代,他居然主动提出,将他用20年汗水浇灌、心血滋养的满山树林无偿交给村集体。他驻一驻足,留下满目绿意;他挥一挥袖,不带走一丝云彩。村里考虑他前期投入很大,辛苦良多,本着公道之心提出给予适度补偿,助他安心养老,催他打个报告上来,可他却一直推脱,几年过去了也没个片言只字,仍旧默默痴守在老鼠山上。对比陈金义这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倔老头,回想自己近二十年的工作历程——走了四五个县市,调了五六个单位,换了六七个职务。一直在奔忙,离那片心灵的绿洲越来越远;一直在获得,却常感心神不宁飘忽无定。我不认识陈金义,这个有着金子般大义的倔老头;也未去过老鼠山,这片生态和心灵的绿洲,虽然山水阻隔,却心怀向往——我分明看到了那片春风荡漾枝头的动人旖旎。

   月前的一个周末,我来到河埠村,和村支书老陈几个唠嗑,问村里今年的打算和困难,答应帮助他们争取几万块村部建设的缺口资金;到几个农民朋友家走走、唠唠,听他们对党和政府的意见、对干部的牢骚,以及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吃住在农民老张家,三餐饭,睡一晚,个人出了200块钱,还帮着老张开了一上午的田垅。暮春的田畴像展开的田字格,农人劳作的身影就是书写的笔墨。远远近近的春山下,草木梳妆着就近的心事,稻田酝酿着来年的故事。踩在水田泥泞中往复耕耘,很难得地出了身臭汗;抽着老张递过来的5块钱一盒的“庐山”,却感觉少有的醇香;看着似曾相识的稻穗花,嗅着依稀熟悉的泥土香,仿若一下回到了20年前乡居时的纯粹岁月。老张指着我衣上的泥花笑着说:“你们当干部的,衣服上有泥巴,说明和田地没断根,和咱老百姓没断根,泥花比油菜花、牡丹花、玫瑰花都好看哩!”他的话逗得我捧腹大笑又若有所思。分别时,老张他们紧紧握住我的手,不舍地说:“还来啊,我们不烦你!你这后生干部还不错哩,可要一直这样不变啊!”在车上将头探出窗子和他们挥手道别,看着他们真诚闪动的眼眸,望着金黄灿烂的稻谷,和成片远去的田野村庄——我分明嗅到了春风荡漾的醉人芬芳!

   近两年,我也多次去单位的精准扶贫点玉山六都前洲村,希望与乡亲们共同努力,把这片土地迟来的春天邀约、迟滞的芬芳唤醒。汗水的浇灌终将收获,日子的堆积总有收成:村部大楼建成使用了,黑猪养殖赚钱分红了,菌菇大棚采摘收益了,光伏电站竣工供电了,白玉豆基地轮番耕种了……。村干部感激地对我们说:“没想到你们这个搞文字的穷部门,这些爬格子的穷秀才,一不管人二不管钱三不管项目,硬是帮我们村子上上下下跑来了这多钱、里里外外办成了这多事,真心服了哦!也真心感谢哩!”我帮扶的贫困户邱模云,儿子去杭州学了厨师,目前工资收入不菲;身患尿毒症的妻子药费政府全部报销,如今身体恢复不错;邱模云还养了几十头猪、植了几十棵马家柚、种了几亩水田和旱地。“支出政府基本都兜底了。再加上低保收入,集体分红收入,过生活肯定是足足的,过去想都不敢想哦。要是儿子再娶上个媳妇生两个娃,做梦都会笑醒了喔!”老邱憨憨地说,脸上笑意盈盈,眼里却泪花闪闪。一阵春风拂过,拂动了老邱的衣襟,拂醒了院前的柚苗,拂开了田禾的新叶,也拂得门前所挂“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少”鲜红标语猎猎作响、摇曳生姿——我分明读懂了春风荡漾的生动内涵和绵劲力量!

   归途中,看苍穹星光闪烁,听田畴蛙声起伏,目送村廓暗影如诗如画远去,怀揣一身稻香轻韵若芷若兰归来,我不禁醉倒在拂面的晚风中。斜倚车座,半睡半醒间,忽想起蒋锡震《梅花》里的两句:暗香留不住,多事是春风。是啊,若这春风总在春天相约而来,如约而至,总是多这样利民之事、和谐之事,总是让人们念盼着它、乐享着它,就让这春风一直荡漾下去,一路荡漾下去……

   (作者:程杨松 单位:江西省上饶市委政研室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