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委员 > 委员随笔 > 正文
易仁和:欧阳修的夷陵情结
作者:ycszx 发布日期:2018-01-29 信息来源:宜昌市政协 字号:[小] [中] [大]

  欧阳修对夷陵的情结可谓十分复杂。坐贬夷陵,仕途跌入低谷;逆境锤炼,心境得到升华。影响延及千年。

  欧阳修生于宋真宗景德四年(1007),卒于神宗熙宁五年(1072),一生经历了真宗、仁宗、英宗、神宗四朝,从仁宗天圣八年(1030)中进士入仕起,居三朝四十年间,仕途生涯跌宕起伏。湖北的夷陵、老河口,河南的襄城、汝南,安徽的滁州、颍州,江苏的扬州,都留下了欧阳修为官足迹,朝中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

  “庐陵事业起夷陵。”但对欧阳修影响较大的,莫过于夷陵。

  (一)

  宋景佑三年(公元1036年)十月,范仲淹直言谏事被贬,欧阳修受牵连被贬为夷陵县令。至此,29岁的欧阳修开启了在政治上、事业上和文学上都对其产生深远影响的夷陵为官时期。

  潜心耕耘夷陵,倾注社会发展。欧阳修是宜昌发展史上的一位早期开发者,他认为县令的地位虽卑,但负有守土安民之责,因此,他到职之后,体察民情,有系统地处理公务, 做了大量的开拓性的工作:亲手制定章程,整顿吏治;严明法纪,昭雪冤案,惩治不法之徒;开市区,植树木,修建至喜亭;关心人民疾苦,为民祈雨;教民礼让,倡导文明开化。由于他的辛勤努力,夷陵很快就出现了风移俗易、时和政清的局面。

  夷陵山水之美,激发创作灵感。欧阳修为政风流,闲暇之时,常与好友遍游夷陵山水,唱和吟咏。中国书店出版的《欧阳修全集》766 篇诗文中,直接涉及夷陵者达 140 篇之多,有70多篇为在夷陵所作。其中,《夷陵九咏》是欧阳修在夷陵期间写的一组山水诗,古夷陵神奇秀美的自然风光,在诗人笔下得到了淋漓尽致的描绘;《戏答元珍》、《戏赠丁判官》都是咏吟夷陵风物广为传诵的名篇;散文《峡州至喜亭记》,使至喜亭因文而名,成为宋代峡州三大名胜之一。 这些诗文,不仅是文学宝库中的珍品,也是后人研究夷陵的重要史料,还是夷陵人引以为傲的文化遗产。

  开启崇文新风,历代薪火相传。欧阳修在夷陵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忧国忧民的仁人情怀、以文化人的治理方式、工文善诗的杰出才华,深深滋润了夷陵这方土地,开启了夷陵人好德崇文的风气。后人在夷陵城内为纪念他而修建的“六一书院”, 历来是夷陵最重要的文化符号,也是历代夷陵莘莘学子的心仪之地,既营造了夷陵人文荟萃的景象,也造就了夷陵的人才辈出,一代文宗的精神,借此薪火相传。明清时期,夷陵一带出现了赵勉、王篆、雷思霈、刘一儒、文安之、顾嘉蘅、王定安、全敬存等一批政治明星和文化大家。他们的成功,得益于欧阳修在夷陵种植的文化基因;他们的品格和学问,无不体现出欧阳修文化精神的传承。

  (二)

  夷陵的生活经历,对欧阳修的思想体系、文学创作和人生经历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成了他后来腾达的新起点。在夷陵期间的磨炼与反思,使他多方面成熟起来,继而成就了后来的事业,故有“庐陵事业起夷陵”之说。历代夷陵人敬重欧阳修,正是因为欧阳修对夷陵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欧阳修在夷陵写了《易或问》、《春秋论》等文,在阐释《五经》的过程中,极力推崇经学之道,反对谶纬之说。欧阳修说的道,是遵循自然规律变通之道,是在变通的过程中,“惟是之求”。这样的哲学思想基础,是其后来事业的基石。

  在困厄中反思,助益欧阳修积极探求解决宋朝社会矛盾的有效办法。欧阳修后来撰写的《原弊》等政论文章,痛陈北宋王朝的弊病,并列出了相应对策,为其铺设了政治上的腾达之路。

  在夷陵,他深切体验到了人民生活的艰难,了解到了人民的愿望和要求,从而增强了政治使命感和责任感。夷陵的贬居,使他刚直不阿、为国计民生不避刑戮的性格进一步养成。欧阳修回京作谏官后,能大胆言事;新政失败后,敢同“不结朋党”的诏书直接对抗,表现出非凡的胆量和气魄。

  在夷陵,他的诗文获得了清新的血液,他此后的许多作品,都流露出对下层人民的关注,像《醉翁亭记》这种寄情山水的文章,也透露出要摆脱世俗纷扰、与民同乐的理想。也是在夷陵,欧阳修对于作品内容与形式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因而,此后能就作家思想修养对文学创作的影响等问题,提出见解,形成自己的古文理论。他的笔记文、古文、史学政论等一系列杰出文化成就,均奠基于贬至夷陵时期。

  夷陵经历无疑为欧阳修后来的发展积蓄了巨大的能量。“残雪压枝犹有橘,冻雷惊笋欲抽芽”,正是欧阳修在夷陵时期心态与品格的形象表达。(通讯员 易仁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