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议政献策 > 提案选登 > 六届一次 > 正文
关于多措并举 防止老年人上当受骗的建议
作者:ycszx 发布日期:2017-08-17 信息来源:宜昌市政协 字号:[小] [中] [大]

  近几年来,宜昌老年人涉众经济诈骗案件频发多发,违法犯罪逐年上升,主要有非法集资、非法传销、投资、理财、购买药品、购买保健品、制假售假、街面诈骗等类型。

  从经侦层面看,主要为涉众型非法集资 (占比94.3%)、制假售假(占比5.7%)。2011年1月-2016年11月,全市共立上述经济案件271起,涉及60岁以上老年受害人登记损失1620余万元,老年人受害比例高达32.5%。五年“涉老”经济案件发案、立案数同比分别上升364.3%、333%。截止2016年11月,全市老年人受案登记损失292.5万元,同比2011年同期上升588%;从刑侦层面看,2014年-2015年,全市共接诈骗报警案件分别为2088、2665起,其中针对老年人分别为497人、527人,受害人数同比上升6%。作案手段以神医消灾、卖假药假保健品、“仙人跳”(色诱)、兑换外币等街面诈骗为主,占街面诈骗发案的25%。针对老年人的电信诈骗占总数的15%;从消协层面看,2016年以来,共接到老年人消费投诉案件1000余件;从食药层面看,3年共受理老年人购买各种保健品类受害电话投诉举报4567件,损失超过千万元。

  一、主要原因

  老年人上当受骗频发多发,原因复杂:

  (一)社会环境。一是社会快速老龄化和养老体系不健全矛盾突出。宜昌60岁以上老年人83.58万人,占常住总人口的20.8 %,老龄化程度比全国、全省平均水平分别高3%、2.45%。老年人群呈高龄化、失能化、空巢化和少子化四个特点,其中,空巢老年人家庭近一半。养老体系不健全,社会关爱老年人程度远远不够。二是社会快速转型,人口无序流动和社会闲散人员增多,防范能力弱的老年人容易成为犯罪分子作案目标。三是社会治理跟不上。“涉老”经济犯罪和诈骗作案方式职业化,老年人辨别难度大。涉案公司从小作坊、路边店发展到进高级写字楼注册公司,组织结构严密,欺诈手段多、翻新快。各种领取补贴、子女车祸急需医疗费、许诺高息理财等电信诈骗近年才出现,老年人对网络诈骗、改号软件、P2P理财、伪基站、木马病毒等设置圈套诈骗不了解。以超高额回报诱骗老年人购买理财产品、公司债权等非法金融产品成为当前发展最迅速,社会危害大,涉案金额多的新型诈骗手段。某保健品销售公司长期在宜昌民富医院驻点培训,推销保健品,因营销场所在医院,老年人深信不疑。现在即使中青年人也不乏上当受骗,老年人往往深陷各种圈套。

  (二)法治环境。一是法律漏洞多。执法部门对金融部门的经营,文体商贸、医疗服务、交通场站等公共场所的管理,存在法律缺失和漏洞,有的对“投资失败”和“欺诈”没有明确界定,有的对犯罪分子钻法律法规漏洞没有约束和处罚措施,有的领域根本无人监管,犯罪成本低。二是执法不到位。对伪基站、媒体、大街小巷、流动人群等发布虚假广告监管执法不到位。三是非法集资多。宏观调控使银行对贷款门槛提高。老年人群有大量富余资金,民间非法集资借贷双方打个收条,甚至口头达成“君子协定”,当天就可收到资金,给非法集资相当大的市场空间。2014年-2015年,湖北宝信银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投资理财名义,以年息10%-15%利息为诱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5500余万元,受害群众350人,75岁的刘某等60余名老年人,贪图高息,把养老钱投进去,血本无归。

  (三)家庭问题。高龄化、失能化、空巢化和少子化等社会问题导致亲情缺失。有的子女认为给父母足够的生活医疗费就行了,既不住在一起,平常也较少看望、问候。部分老年人丧偶或子女不在身边,更缺少家庭关爱。有的老年人虽衣食无忧,但缺乏家庭照料,心理和生理脆弱;有的老年人既无物质保障又无精神陪护,这都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心理学上,老年人更像“老小孩”,当被关怀的需要在家庭得不到满足时,传销、推销人员的“温柔以待”立即起作用。有的传销、推销人员对老年人显得比其亲生子女还亲切。这种“热情”和“关怀”,导致老年人遭受“温柔一击”。

  (四)自身因素。一是老年人信息渠道单一,知识结构陈旧。54%的老年人通过电视节目获取信息,47%的老年人容易上当受骗的原因是“缺乏相关的知识信息”。二是老年人防范意识、辨别能力薄弱。一方面老年人对理财等欺诈问题了解少,对犯罪的辨认和预防能力低、防范意识薄弱。另一方面,老年人有较强财产保值增值和代际传承欲望。犯罪分子往往利用老年人“较强的投机心理、较低的判断能力”双重特点违法犯罪。2015年,宜昌城区“汇生行”等多个投资理财公司“跑路”,遭受损失的老年人达20%,多人均为邻居、同事、亲戚关系,互相推荐高息,拿出养老金投资,本金难取回。三是老年人缺乏正确的健康观、价值观。老年人普遍对健康、养生重视,多有慢性病,生活质量下降,有的渴望“神药”包治百病,容易接受“健康品”,相信什么病都治得好。有的老年人对自我价值有不切实际的判断,认为“我还有用,还能创造价值”,中了无良商人、诈骗分子的圈套。四是部分老年人缺乏自重自爱。“仙人跳”诈骗受害以男性老年人为主,以“情色”诱惑上当受骗。2013年-2016年,夷陵、当阳等地相继破获涉及多个省市60余起案件,受害老年人占总数的80%左右。部分受害老年人碍于面子不报案,导致查证难和屡打屡发。

  二、意见建议

  老年人上当受骗给其身心健康、家庭幸福和社会稳定带来多重隐患,危害极大,是复杂的社会问题。建议精准发力,综合施策。

  (一)压实责任,群防群治。市县党政要明确责任领导及责任部门,具体负责协调处理此项工作,将其纳入平安创建和目标考核内容。在重点领域,强化司法、金融、工商、食药、城管、电信、文化等协同机制。

  (二)加强宣传,全民预防。一是媒体宣传。加大公益宣传力度,开辟相关栏目,以案说法,举一反三。二是部门宣传。市老龄办、老年协会组织编写《老年人防骗、维权手册》,图文并茂,以案释法。公安部门将典型案件编成《警情通报》,发放居民。通信部门对全民特别是老年人广泛发布防范以投资理财、P2P网贷等名义诈骗的公益短信。三是道德讲堂和市民学校宣传。举办老年人投资理财、养生保健风险防范实务系列讲座。四是社区宣传。通过社区培训中心讲授法制教育课、播放法制教育片、张贴宣传海报等形式,宣传防范知识。五是社会宣传。医疗单位、商贸超市、交通场站等机构在醒目位置设置防“涉老”诈骗电子显示屏、警示标牌。

  (三)完善立法,司法服务。一是法律保护。提请全国立法机构在现有刑事、民事和行政等相关法律中,修补对老年群体民事权利、诉讼权利更合理、更有利的保护条款。二是金融立法。加快明确民间金融合法地位,建立、规范民间融资活动秩序框架。三是建立机制。完善“涉老”欺诈优先立案、审理、执行机制,对较复杂和易反复的案件实行回访制度。四是法律服务。成立老年法律援助中心,对经济困难的老年人司法援助。

  (四)加强监管,严打重罚。推进监管常态化,明确监管责任。一是加强案件监管。公安部门要加大对伪基站查封取缔力度,严厉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犯罪行为,对跨国、跨境、跨区域、涉众案件侦破率要进行考核。二是加强金融监管。金融等部门要加快建立社会征信体系建设,对使老年人上当受骗的单位和个人尝不构成犯罪的,要列出负面清单惩诫。加强从业人员监管,坚决清理“内鬼”和“李鬼”,杜绝过度宣传、偷梁换柱、黑理财黑投资等,治理投资理财乱象。三是加强市场监管。工商、食药等部门要加强对市场主体经营活动监管,对虚假注册公司、违法虚假宣传等严肃查处。四是加强广告监管。全面推行媒体、广告公司、通信部门等虚假广告保证金制度。城管部门要彻底治理街头“狗皮膏药”、“牛皮癣”、流动传单广告等。五是加强公共场所监管。在公共场所设置警示语,对开展培训、宣传、营销活动的,要严查法人、营业执照和资质。老年人在公共场所遭受诈骗,相关场所不仅要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还要作为共同犯罪人追究刑事责任,推动公共场所自律。

  (五)完善保障,亲情关怀。一是国家层面。要落细落实“全面两孩”政策,遵“可”为“奖”,激活“生老”两端,通过生二孩适量货币化补贴、养老首倡家庭化并配套货币化补贴等经济杠杆来调节人们科学的生育观,做到家庭有子女为老人养老送终。二是政府层面。要积极建立与人口老龄化进程相适应的社会养老体系,完善医疗、养老保险等制度,出台看望看护老年人休假制度和规定。三是部门层面。老年人服务机构应制订具体的老年人福利保障制度措施,解除老年人后顾之忧。开展老年人文体娱乐活动,丰富老年人精神生活。四是家庭层面。子女不仅要从物质上赡养老年人,更要从精神上关心老年人,经常和老人交流沟通,了解老年人思想动态,弥补老人情感缺失和心理需求,对涉老违法犯罪早发现、早预防。提倡不在父母身边的儿女常回家看看、常打电话问问。子女没有条件陪护老人的,要落实看护监护人。

  (六)广泛借力,互帮互助。充分发挥社区、物业部门“情况明,交往多”的优势,积极探索“楼长制”,大力推行门栋关照、邻里互助、社区结对等互动式综合帮扶求助体系建设,与网络化管理无缝对接,以网格为单位,建立老年人登记制度。对老年人,尤其是独居、空巢老人加强监护。社区应建立老年活动室,多组织有益老年人身心健康的活动,减少老年人孤独感和社会疏离感,挤压“涉老”违法犯罪空间,提高老年人安防壁垒。

  (七)加强自防,自重自爱。一是老年人要活到老学到老,多读书看报,开阔视野,对新事物特别是各种欺诈风险要提高警惕,加强辨别。二是要养成遇事多和家人商量的习惯,主动与家人和社区多接触。三是要对自己生命余期、身体状况、理财能力、老年生活期望值要科学判断、合理预期,做到稳健理财不奢望、科学养生不盲从、自重自爱不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