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委员 > 委员风采 > 正文
李国栋:一位家庭医生的光荣与梦想
作者:郝雪 发布日期:2019-01-16 信息来源:人民政协报 字号:[小] [中] [大]

  “朋友,你的身体很健康,不需要接受任何治疗。”这句话是李国栋毕生的追求和为之努力的梦想。

  “家庭医生是病人患病时第一位就诊的医疗人员,也是居民健康的守门人;家庭医生和病人建立的是长久帮扶关系,是病人的终身健康伙伴。”温和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港腔港调”,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传递的是全国政协委员、世界家庭医生组织主席李国栋的从医心得和健康理念。而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朋友,你的身体很健康,不需要接受任何治疗。”这句话,也是李国栋毕生的追求和为之努力的梦想。

  荣膺世界家庭医生组织主席

  李国栋祖籍广东江门,18世纪末期,他的曾祖李佩材(即李石朋)创立了船务公司,主要从事运输业;后又在广州等地建立分公司,从事进出口业务。1850年,先祖李家成即带领全家从江门鹤山到香港定居,亦从事航运业,1919年,曾祖父连同爷爷李子方和几位叔公与香港几位华商连手创办东亚银行。

  “上个世纪60年代,父亲李福权在香港中环开诊所,行医救人,受父亲影响,我也选择了从医。”李国栋的父亲也是家庭医生,在其父诊所里,常见病人因治愈而对父亲千恩万谢,年幼的他虽尚不能完全理解,但“治病救人”的理念已深植进心田。

  自1980年毕业于香港医科大学以来,李国栋已走过40年的医旅生涯,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于他来说既忙碌而又开心。3月份,他第一次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政协大会,并以医卫界委员的身份参加了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还在小组讨论会现场阐释对提高基层医疗服务质量的构想和建议。“作为一名家庭医生能为全民健康建言献策,我感觉无上荣光也责任重大。”李国栋说。

  从北京到香港,从上海到台湾,从《阿拉木图宣言》签署40周年纪念到《阿斯塔纳宣言》发表,从环球全科会议到家庭医生面对灾难防护应变,一年下来,几十场会议,几万里行程,李国栋就像一支高速旋转的陀螺,世界各地飞翔。而最令他难忘和感动的是“10月17日在韩国举行的WONCA世界会议,国家三大医学会全科分会的主委率领120名全科医生到韩国支持我荣任世界家庭医生组织主席。”欣喜而又底气十足的李国栋现场发言时表示,今后的工作将继续倡议家庭医学作为实现全民健康覆盖及建设稳固有效卫生系统的动力。

  谈起2003年第一次与国家医学界接触,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他说:“那时,我还不会说普通话,需要翻译来帮助,现在,我已经能自如运用普通话了。”自那次会议接触后,他逐渐认识了国家的医疗、文化、国情,也热切地关注并参与到深入的医学交流活动中,“内地全科医生满腔热忱、追求进步的精神状态令我印象深刻,尤其是医疗卫生专家及政府相关人员有见识、有毅力、有决心推动的医改,在大数据、医疗保险制度、建立社区健康中心方面取得的成效令人鼓舞。”

  李国栋表示,作为一名家庭医生,他行医超过40年。虽然没有亲身经历改革开放的前半部分,但却目睹了国家近20年来医疗领域的伟大成就,见证了我国医疗卫生事业从过去的“以治病为中心”转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以及对基层医疗的重视。以前常听到的“看病难,看病贵”“小病拖,大病挨,重病才往医院抬”等问题,也随着基层医疗持续发展及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不断扩展而得到极大的改善,现在国家已能提供“广泛、可负担、普及、有质素及安全”的医疗服务。李国栋认为,由于国家对内对外均采取更加开放的态度,与国际社会接轨,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已基本实现全民覆盖,不仅显著提高了人民的健康水平,而且符合国家的健康权保障模式。

  “长远而言,要令优质医疗服务可持续,要建立有效的资源分配机制,促进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持续发展,不论香港或内地,仍要加强医疗制度改革,且关键在于‘行为改变’。即市民对自身健康应负更大责任(例如戒烟),加强预防疾病和及早检查的意识,加强公众教育(例如鼓励器官捐赠、防止青少年吸烟行为),向社区推广基层医疗,并通过共同承担做好医疗融资安排,确保二、三层医疗机构协调发展。”李国栋强调。

  家庭医生将在全民健康覆盖中发挥更大作用

  当前,我国面临人口老龄化、城镇化和慢性病高发等多种挑战,居民集中到大医院看病,不利于改善医疗环境。为此,鼓励家庭医生签约已成为国家战略,而提供优质、全面、综合的基层医疗服务也是实现全民健康覆盖的保障。那么,如何建立基层医疗服务团队,李国栋说“家庭医生的角色定位是关键所在”。

  “家庭医生不是私人医生,是对服务对象实行全面的、连续的、有效的、及时的个性化医疗保健服务和照顾的医生,使患者足不出户就能解决日常健康问题,国外已经发展得很成熟,我国正大力推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也表明我国的家庭医生服务正逐渐走出探索期。”李国栋说,家庭医生除了为患者治病外,还需懂得关心患者,要有能力为病人及其家庭在他们所居住的社区或环境下提供全面、持续、全科及预防性护理,以确保他们的生理、心理及社交能力健康。家庭医生还应重视与病人的沟通,随着沟通的深入愈加清晰其完整病历和身心状况,从而有利于帮助病人找出最合适的诊治方案及药物处方,医患关系就会成为朋友关系。而这种医患关系的最理想状态,是家庭医生在断症时说一句:“朋友,你没事,不需要接受任何治疗。”求医者则对家庭医生百分百信任,安然接受诊断结果。

  随着全球气温升高,生态环境发生较大变化,李国栋据此认为:“全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家庭医生。”不久前,在香港举行的首个全球高温健康论坛上,李国栋介绍了家庭医生在降低患病风险以及如何预防疾病方面的重要角色,他说:“全球气候的变化对社区和患者都将带来不同的影响,家庭医生站在保护病人健康的最前线,故而需要了解环境变化与新兴健康风险的关系。”李国栋认为,家庭医生是社区居民所信赖的讯息来源之一,应以这独有的角色,对不断变化的地球健康风险多作认同及沟通,比如气温上升会令传染病更容易传播,例如疟疾、寨卡病、登革热、基孔肯尼亚热、黄热病和莱姆病等。

  而非传染疾病例如心血管疾病、慢性肺病、肥胖、糖尿病和癌症等所导致的居民死亡,已占全球死亡率的3/4,这些疾病亦非常容易受环境所影响,包括空气、水和泥土污染、气候变化和气温上升,以及食物链及系统的变化等。李国栋介绍,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已为家庭医生制定了针对空气健康的培训计划,其中课题包涵了空气质量对呼吸、心血管和其他健康问题的影响,“空气健康培训计划正在加纳和巴西试行,若能够得到更多资助,将推广至更大的范围及地区。”

  李国栋也坦言,要想使基层医疗为人所认同,进而成为卫生系统的支柱仍前路漫漫。“比如,《阿斯塔纳宣言》最终并无具体提及家庭医生或基层医疗队伍,世卫组织未能就如何标示我们这一专业达成共识,以往不同版本的宣言草案中曾使用不同的名称:包括家庭医生、全科医生和基层医疗专科医生等。在全球性的专业范畴上,不同的国家使用了不同的名称来标示个别基层医疗服务提供者。同一个名称却有着不同解读情况,着实令我们面对不少挑战。”李国栋说,“全科医生”就是令人混淆的一个典型例子。在某些国家,“全科医生”定义为具有专业学历及资格的医生,但在某些国家“全科医生”则泛指临床医学学士(MBBS)学位的执业者。对此,这位新任世界家庭医生主席表示,将在全球政策层面加强与世卫组织协调,为不同的职能名称及其定义谋求共识,还将与各基层医疗团队的成员更紧密地合作,合力为团队建立实证及倡导其重要性,以实现全民健康覆盖的全球目标。(记者 郝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