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委员 > 委员风采 > 正文
王明明:老实为艺 踏实为人
作者:李士杰 发布日期:2018-10-09 信息来源:中国政协 字号:[小] [中] [大]

  我与自幼被人们称为“神童”的著名画家王明明在政协相识、相知。我们同在北京出生,同在北京长大,祖籍也同是山东,这使我又多了一层了解他的机缘。

   王明明曾给我讲过他的经历,他自己用了几个字概括:老实为艺踏实为人。

   他5岁上了永光寺幼儿园,开始涂鸦乱画。父亲十分高兴,于是辅导他如何画,并找来很多齐白石的印刷品给他看,还带他到西城区(原宣武区)文化馆听课,向多位大师求教,提高他的书画能力,带他到荣宝斋看画,到公园游园,到动物园写生……在王明明6岁时,父亲得知有出国儿童画展,便把儿子第一张作品《西游记》拿去参展,获得了印度国际比赛奖。1962年他的画《北京焰火晚会》获奖,1963年《暑假过队日》获得全国儿童比赛一等奖,并送日本、朝鲜、法国等地展出。

   16岁开始,王明明进入工厂当学徒,一干就是10年。但他觉得很幸运,在工厂除了干活之外,还搞宣传、搞展览、搞创作,在准备参加全国美展修改自己的创作时,认识了不少全国各地的名家。在全国各类展览上搞设计,锻炼了他的设计能力和写各种美术字的本事。工厂的生活,锻炼了他的自学能力,教会他如何与人打交道、如何正确地把握自己。

   在王明明26岁那年,他手捧着中央工艺美院的录取通知书,在反复思考后,最终做出了一个大胆得令常人难以理解的决定:放弃就学。实际上,上大学首先意味着有向老师、前辈学习的机会,而这些王明明自小就有了。他此时需要的是一个更好的专业艺术空间来滋育自己,恰好此时他得到一个可以进入北京画院的契机,所以他毅然决定,选择到北京画院工作。

   从此,北京画院里常常可以看到一位谦虚、腼腆、沉稳、脸上总挂着微笑的年轻人。很多人没有想到,正是这个年轻人,在若干年后担任了北京画院院长。

   仔细观赏他的作品,就会知道,他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坚持刻苦的人,他的艺术成就来源于他毕生的努力。用心去感悟,用时间去历练,用能力去描绘,这就是王明明。

   在各种思潮和技法扑面而来的时代环境中,王明明依然守望在传统的沃野之中。

   中国画发展两千余年而经久不衰,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是因其依托中国文化,有一个强健的“心脏”“肌体”及“造血机制”作为保证。中国画具有自己独特的表现方式和审美追求,以此制约“气血”在一个无形的“管道”里运行,结晶出一幅幅经典佳构。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是中国画发展的最大特色。王明明寄情于笔,以笔当锄,以纸为地再辟新园的精心构制,当中不乏长篇巨著,其意也在唤起人们对生活、对自然的爱护;同时更是激发艺术家们在“天人合一”精神引导下,重返自然、寻求真谛、升华生活,完善艺术的热情;也是他鲜明的个性艺术,扩充中国画的内涵。他的画力求回归自然,同时他的为人处世、人格精神也无不体现着自然淳朴、贴近自然的精神,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人们更是有目共睹,作为专家型的行政领导,王明明在实践中的创新意识和策划、组织、协调以及运作能力。

   在全民抗击非典过程中,王明明组织画家积极创作,成功举办了《抗击非典体验真情——北京著名美术家速写展》。他多次组织和参与《全国画院双年展》《百年中国画展》《北京国际艺术双年展》等全国性及国际性美术大展和学术活动,为推出新人新作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王明明对全北京市的美术馆、博物馆做一次普遍的调研后,推出了许多能代表中国国家水平的美术展览,作为北京城市美术名片的六集大型系列创作活动“北京风韵”美术作品展就是其中之一。

   每年,王明明亲自指导北京画院高级创作班学院数十名学员。近年来,他先后为全国各地培养了百余名中国画高级创作人员。

   王明明人缘好,朋友多。人们在总结时,都说“这人就是实在”。王明明对当下中国画创作的不良风气深感忧虑,并且在任何场合从不避讳自己的观点。

   他认为,在艺术创新中,不少人以急功近利的心态,试图用其它的艺术语言取代中国画中的线条,试图用色彩来掩饰用线功力不足的弱点,试图用印章来代替自己根本不写书法的不足与缺失。“如果是这样,久而久之中国画与其他艺术门类的区别便会渐渐消失,这是应该认真反思的大事。”

   当他看到有些画家不能以认真的态度和精品意识去面对市场时,就一再强调:“优秀的艺术作品任何时候都有价值。”

   王明明认为,鉴别书画收藏品,关键还是看创作者的理念、看作品在历史长河中的位置。艺术家不能靠投机,否则市场一旦不好,很多人就会被重新洗牌洗出去,市场和历史是无情的。艺术家只有以认真的态度和精品意识去面对市场,才能保持长盛不衰,否则市场热点和投资取向一转,很多人就会被淘汰。优秀的艺术品任何时候都有价值,因为它是不可重复的。当初傅抱石的画作《丽人行》第一次拍卖出1000万元的价格时,大家都觉得震惊。可王明明却说:“今后价格会更高!关键是作品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自从王明明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后,他将自己肩上的责任看得很重,每年两会都有提案,每次会议都有发言。

   他积极呼吁《艺术要立足中国传统才能立于世界之林》。他认为入世后对艺术市场冲击最大的不是中国画,而是西洋画,因为中国画有它的本土需求,外国艺术家搞油画、版画更有优势。所以只有立足于中国传统,去表现中国内在气质的东西,才能立于世界之林,离开了主流就没有了根基。

   “如何让世界人民通过艺术了解中国的历史、中国的发展?如何让中国人民通过艺术了解世界的声音、世界的脚步?这成为我们这一代文化人所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使命。”在与列支敦士登文化官员交流时,王明明发现他们对于中国的认识非常贫瘠——整个国家几乎没有介绍中国的书籍,也不知道中国有着灿烂辉煌的文明史。

   继续把包括齐白石在内的大师名作带给西方,是王明明给自己接下来的工作定下的主要任务。如今,北京画院已与希腊、捷克、波兰等国的国家级博物馆、美术馆达成合作共识,通过双方文化资源的互换,实现国家间的文化对话,民众间的艺术共赏。王明明说,“我自己也要从日常繁杂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全身心地投入到推进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具体事务中去。”

   “要让中国的声音在全球范围内唱响,就必须让中国的艺术精品登上西方的顶级艺术殿堂,不能让这个古老的国家继续神秘下去。中国不仅有长城和功夫,还有太多足以让世界称道的文化和艺术。”王明明说,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全力推开面向世界的一扇门,用艺术搭起传播中国故事的桥梁,把我们璀璨的文明成果和昂扬的时代新貌介绍给世界各国的朋友。

   我深信,每一位与王明明相识的人都会被他自然淳朴、贴近自然的精神所感染,都会被他的实实在在的言行所感动。 (作者 李士杰,第十一届北京市政协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