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委员 > 委员风采 > 正文
黄廉熙:用心履职
作者:郑玉婷 发布日期:2018-10-09 信息来源:中国政协 字号:[小] [中] [大]

  对于政协履职,黄廉熙感触最大的是两个字:压力。“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你的声音能够直接被相关部门听取,肯定有压力啊!”黄廉熙十分坦诚。

   但有压力,才有动力。

   每年全国两会还未开幕,黄廉熙赶到驻地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自己准备的提案反复斟酌修改。“每年我都会关注社会上发生的各种事情,了解具体情况,反复论证修改,到最后一天再定稿。”黄廉熙说,“如何化压力为动力?那就是不管在调研过程中还是提案过程里,都去用心履职,让自己能够真正发挥作用。”

   黄廉熙有积极的进取心。

   她成长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年代,恰逢其时赶上高考恢复,17岁的她于1979年夏天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华东政法学院,成为改革开放后大专院校恢复招生高考录取的第一届学生。1983年7月,黄廉熙走出校门,被分配到浙江省司法厅律师管理处工作,并在次年获得中国律师资格。这让她觉得踏实又幸运:“我们这一代的法律工作者赶上百废待兴,切身感受到了我们国家法制的发展与进步。”

   走上了工作岗位以后,黄廉熙勤奋学习业务的劲头丝毫未退。

   1984年9月,国家司法部为适应对外开放的需要,在上海外贸学院举办了涉外律师培训班,经浙江省司法厅推荐和考试,她前往上海外贸学院参加了培训。1988年5月,她前往美国夏威夷大学法学院学习法律。1991年5月,经中英文化交流中心选拔,她又赴英国伦敦大学、英国事务律师和出庭律师事务所学习和工作了一年。1992年学习回来后不久,她就获得中国证监会和司法部证券执业律师资格。1994年10月,她再度前往美国进修知识产权法律。

   数次进修学习,黄廉熙的涉外法律知识、英语语言能力和工作经验都有显著增长,为日后工作打下了扎实基础。执业之余,她还爱好钻研法律,数十篇研究心得先后在《中国律师》《外国法学译丛》《律师与法制》《外贸与商检》等刊物上发表,这些都体现了她良好的法学功底和较强的研究能力。

   黄廉熙有强烈的事业心。

   法务工作,她孜孜不倦追求了数十年。1996年3月,她被派往香港,在浙江富春公司从事法律事务。富春公司是浙江省政府开设在香港的窗口公司,代表着浙江省对外经贸工作的形象。同时,与公司业务有关联的既有祖国内地的人事,也有港澳台地区和国外的人事,贸易对象比较复杂,各处的法律有所不同,有时容易发生经济纠纷。在富春公司工作两年期间,作为公司的法律顾问,黄廉熙总是认真履行职责,用自己掌握的中外法律知识,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2003年9月,黄廉熙转所到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成为了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的管理合伙人。她一直本着对客户负责的态度,事无巨细亲力亲为,以自己精湛的业务博得了客户的高度评价。

   在她几十年的律师生涯中,曾经办过许多复杂的案件,也有过许多感人的故事。

   有一年,浙江某市保险公司在一个运输事故理赔中与发生事故的驾驶员产生了纠纷,事主以一面之词通过新闻媒体的采访,产生了《保险公司只管收费不管赔偿》的批评报道,这对保险公司产生了负面影响。当地法院也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保险公司向事主赔偿。在这种情况下,保险公司负责人心里觉得很冤,便请黄廉熙提供法律援助。她接受了案件后,第一件事就是到交警部门去查《事故责任鉴定书》,她在核对驾驶员提供给法院的《事故责任鉴定书》与交警部门存档的《事故责任鉴定书》是不一样的,便将驾驶员伪造《事故责任鉴定书》的行为向法庭作了呈述,最后法庭进行了改判,为该市保险公司挽回了影响。得知这一结果,保险公司的负责人对黄廉熙激动地说: “真不知怎么感谢才好!”

   黄廉熙有高度的责任心。

   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以来,黄廉熙一直对灾害应急救助体系建设有所关注,她还曾将此关注点作为发言内容在全国两会上提交。她认为,尽管我国先后颁布实施了《突发事件应对法》《自然灾害救助条例》,对因自然灾害、事故灾害在内的突发事件的应急准备、预警机制、应急处置及灾后恢复与重建等事项进行了探索,但突发灾害事件应急救助体系还存在缺陷。城市地铁建设工程拉开序幕,省会城市地铁纷纷上马,大型公路桥梁、特长型隧道涵洞越建越多,而相应的应急管理工作还做得远远不够。她建议“要制定有关大型人员密集场所应急救援演练的国家强制标准,将应急救援演练作为一项法定义务落实到相关人员身上。此外,有关部门应加强对这些演练活动的监督,进一步明确社会慈善组织和义务救助者在灾害应急救援工作中的地位。”

   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黄廉熙就如何发挥律师在国家建设中的作用、构筑法律共同体这一问题指出:“仍有人存在错误观念,将公检法三家视为‘内部人’,而将律师视为‘局外人’。这种观念既不利于律师业发展,也不利于社会发展,更不利于在人民群众心目中树立起司法公正的形象。”律师在执业过程中,能接触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广泛接触各类社会纠纷,对社会矛盾有着深刻的理解。她建议应进一步发挥律师作为沟通桥梁和矛盾化解器的作用,为社会和谐作出应有贡献。此外,在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涉及国有资产、重大项目、对外投资及其他涉及面广、影响范围大的事项,应有律师参与,依法制订方案,防止暗箱操作。这一建议引起了司法界及相关领导和部门的重视。

   黄廉熙是我国第一批取得证券资格的律师之一。在工作中,她常常处理与金融、证券相关的案件。因此,金融是她每年都格外关注的话题。

   平时常与小微企业打交道,黄廉熙说,2013年她刚当选全国政协委员时,小微企业普遍感觉到外部发展环境不容乐观。“国家十分重视中小微企业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专门出台了许多政策措施,但是与大中型企业7%至8%的融资成本相比,小微企业10%至12%的利率实在太高了。”当年,黄廉熙调研中发现,大多数中小微企业承受着融资贵的挑战。因此,她提出建议,设计更有利于促进小微企业发展的合理税负架构,并建议有关金融部门采取有效扶持措施。那年的8月,国办发布《关于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实施意见》,适当放开标准,拓宽渠道,规范对小微企业的融资服务。

   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在金融市场卷起一阵“龙卷风”。互联网金融诞生于浙江,黄廉熙迅速将目光对准互联网金融的监管。2014年,面对迅猛发展的互联网金融,如何加强监管、防范风险,社会各界倍加关注。黄廉熙提出了两个建议:强化信息披露,给予互联网金融用户更多知情权;对互联网金融投资行为进行规范。“一旦其巨大的资金去炒某些原材料、粮油、副食品,将可能导致价格暴涨暴跌,影响经济正常运行和人们的日常生活。”这一年,互联网金融环境稍有改善,但伴随着行业发展,问题也不断涌现。

   2016年,黄廉熙再次将互联网金融风险写入提案。“如果一个问题依然需要解决,即便部门已经出台很多措施,我们还会一直呼吁。”这一年来,社会对加强P2P监管的呼声越来越高。P2P的存在对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具有一定的价值,但是P2P平台纷纷倒闭,不仅使大量公众投资者遭受重大损失,还扰乱金融秩序,影响社会稳定。“金融创新如果抛开风险控制,就不可能走上健康稳定有序的发展路子。”因此,她继续将提案对准互联网金融,建议尽快出台监管法规,规范互联网金融行业,明确P2P定位,尽快形成司法指导意见。每当回忆起这份提案,黄廉熙都会感慨:“这份提案我下了很大的功夫,不仅列出了问题的症结,还提出了非常具体的解决方案。”随后,银监会等相关部门很快便与她联系探讨制定相关规则,完善对P2P的监管。

   今年是黄廉熙任全国政协委员的第6个年头,她说,虽然有一定的履职经验,但依然会认真对待,丝毫不能松懈。“我感觉这些年我的履职是有成效的。我很荣幸能够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对社会治理、民生重点问题提出建议。我没有辜负这份责任。感恩和尽责,我就是怀着这样的心态履职的。”(作者 郑玉婷)